优乐美app入口

“老钟,你认为,这一次三个孩子能坚持多长时间?”一个皇者武者直接传音给钟校长,笑着说道。

“反正是比你们家的孩子长一点。”

“要不要我们打个赌,看谁家的孩子坚持的时间长一点?”那个老者直接提出一个条件。

“可以啊,不过,这个要赌什么!”对于别人,他可能没有信心,但对于他的后辈钟灵,他还是很有信心的,怎么说,也是一个王境的武者。

他可不相信比不过对方的一个武将巅峰的存在。

“听说你得到一根天雷竹,要不我们就赌这个,你看如何?”

“呵呵,皮兄,你也太夸张了吧,想要我的天雷竹,它可是一根九级的竹子,我怕你受不用起啊。”

“我不是有一枚万玉果吗,我们可以对赌啊,怎么样,两者之间的价格也差不多,谁也不吃亏。”

“的确是价值差不多,不过,你确定你跟我赌,那可是你好不容易得到的,可以延寿一百年,输了可是亏大了。”钟校长一听,也是一阵的心动。

万玉果,千里一开花,千年一结果,三千年才结出一枚果子,作用便是延寿一百年,很简单的效果,可是对方竟然拿出来作为赌注。

“呵呵,赌嘛,本来便是有输也有赢的,输了只能怪我的运气不好,冤不了人、”那老者一脸含笑的说道。

这样的事情,在以往的历练之中,的确是经常发生,只不过都是小赌怡情,可赌九极的东西,还是相当少见的。

俏媚小优的清纯密语

“好吧,赌了!”

钟校长一听,也是豪气的回了一句,然后直接拿出了那一根天雷竹,给对方看了一下。

同样他也把这枚万玉果拿了出来,给钟校长看了一下。

……

“阿忠啊,你说说,这一批孩子中,有那些人能坚持时间长一点呢?”韩滔望着下面的各个皇者武者纷纷打起了赌,或者是坐在那里等徒着。

“陛下,这个不好说,毕竟这里有十几个王境的,但老奴看好信家那小子,虽然他的实力不是最强的,但他的自信是最足的。”那个太监思考了一下,便开口道。

“自信?”

“是的,是自信,也只有自信的人才懂得如何取舍,如果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所以,我估计他会进入王境区域后停下来。”

“这不一定吧,要知道那么多的王境武者,他一个武将巅峰能比得过他们吗?”

“陛下,那些王孙们,他们那一个不是心高气傲的,那一个不是眼睛都向上望的,唯一是向下看的,便是那信家的小子,说明他自己知道他的能力。”

“好,我们打处赌,如果你输了,你给我亲自锤腿三天,如果朕输了,给你一条小型元脉,你看如何?”

“谢陛下!”

“你也别客气了,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这么客气,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突然广场的空间之中掉下一个武者,直接来了一个屁股朝下,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啊——”

一声惨叫,随后立刻捂上了他的嘴,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打量了前面的韩滔以及四周的其他人。

“是十三皇子的玄孙韩进,差不多已经坚持一个时辰了,不错不错!”边上的太监一眼便认出了对方是谁。

“嗯,武师级别坚持一个时辰,已经是难得了,算他过关。”韩滔也点点头,随手一挥,这个韩进已经消失在广场上面。

接下来又是几声惨叫,全是武师级别的,全是皇家的子弟。

这些皇家的子弟进去最早,可是出来的也是比较早的。毕竟这几个人实力只有武师境。

外面的皇境强者到是没有任何的意外,毕竟他们好像早已经知道这样的情况。

……

张冥此时的身边,直接卷起一个不小的漩涡,随着这个漩涡的不断旋转,这里的元气,骨髓直接被他疯狂的鲸吞起来。

那速度,比起任何一个人都要快上无数倍,即使是外面的皇者,都远远没有他快。

不光是他身体在吞噬,连他的小世界也在吞噬。这种修炼可以说是绝对爽歪歪的。

每十分钟,至少比外面正常修炼一天还在来得快,效果还要好,而张冥的炼化速度也在疯狂的提升。

就在张冥没有关注的时候,整个空间之中的液体直接被他抽去了一掌深,看起来并不起眼,毕竟整个空间太大了,可是这才是第一天啊。

一掌深,也将是两三厘米的深,这可是大越国有史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随着他的疯狂抽取,但整个龙元境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

而同样,张冥的小世界也在疯狂的扩大,不光是扩大,连他小世界中的星空之中,好像也变得极为不凡起来。

星星更亮了,星星更多了,几乎是第几分钟便是多出一颗小星星,随着这些小星星的越来越多,天空的星星分布也变越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不光是这样,他的小世界空间也在疯狂的扩大,大量的元气注入,而且是炼化后的元气注入,让他的小世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扩张。

虽然说是扩张的速度是越来越慢,从一开始每分钟三米到现在现在每几分钟时一米的速度,可那速度却让张冥有了一种程度的感觉,亲自感受到他小世界一点一点的成长。

同样小世界的元气浓度也是越来越大,甚至有许多的元气,张冥都不知道跑到他小世界那里去了。

只是他并没有关注他的小世界,而是在疯狂的修炼,抽取当中,甚至他还界力的入品直接扩大了一些。

顿时他身边的漩涡变得更大了。

就在他的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女子离他不远,差不多七八百米的地方,她一边修炼,一边不住的皱眉。

“该死,这里怎么会流动呢,难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吗?”那个女子一脸的不解,毕竟这里的液体流动,很严重的影响了她的修炼。

“该死的,看来我要离这里远一点,难道前面是帝境的边界了吗?”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