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小草漫画的app

看到谭丽丽转过身了。颜春这孩子这下有点后悔了:自己干嘛要把手机调到那么大声?自己干嘛要按免提?—–现在真的是后悔死了。离的那么近,又那么大声,再说了凭谭丽丽跟刘丽的交情不可能还听不出刘丽的声音。颜春很怪就镇定下了,藏着掖着还不如坦坦荡荡,这样自己最起码是没有做亏心事,也没有瞒着谭丽丽做亏心事。他一下子倒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怎么就那么在乎谭丽丽的感受。

颜春真想说有个电话要接,可这声音谭丽丽比自己都要熟悉。看了谭丽丽一眼,见她丝毫没有要走的觉悟,好像是尖着耳朵在听呢?颜春那时多希望谭丽丽没有听到这声音,也许自己还可以矇一下。事情可不是自己想要的,却见谭丽丽转过身来:“那是不是刘丽打过来的,怎么那么巧?”

这话听的颜春一抖:“可能是昨天对于我们这里的发展有什么建议吧?”这是公司的事情,就是谭丽丽也是个通情达理识四书五经的人。

谭丽丽也想不到刘丽会看上颜春这样的货,她更不知道那所谓的刘村长就是一个关键。而刘丽确实是在区委做秘书,这也就是不争的事实。真要是两个人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要谈,那对于这个厂来说可是莫大的好处。所以她还是很放心的走出几步,她想听,但不避刘丽的嫌,却是要避颜春的嫌。毕竟偷听总经理的电话那可是一个做员工的大忌。她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把妹妹说那句话当成是真的。虽然自己很想当真,但关键还得人家愿意让当真。她还是有女孩子的矜持,自然知道过犹不及的理。

颜春同志得瑟的想:自己只不过是长得帅一些而已,但也不是自己的错。这区领导见了自己一面,就这么上赶,这不是我的错好不?他脑子好使,自然不会把自己这想法给说出来。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猜测竟然是对的。

“大秘书一大清早的就有什么指示?”颜春也不是二百五,这好好的区委秘书不去巴结也就算了,自己这小厂,像别人可是削尖脑袋往前凑。而领导给了息一个机会,自己也就是一个小老板,有机会不抓住那就是王八蛋。

“这还能有什么指示,我还在睡觉呢?”刘丽懒洋洋的声音给传了过来。

颜春听到这似梦似醒穿透力十足的语气,全身的骨头都觉得轻了几两,就像是三十万六千个毛孔都开始呼吸似的舒服。“那大秘书还在睡觉呢?”颜春也听出来了,这大秘书还在另一边打着哈欠呢。

“好不容易出一趟差,这不还可以睡个好觉呢?”刘丽这话把颜春给弄的云里雾里的:什么叫好不容易出一趟差,敢情自己这个小小的鞋厂受到了区领导的关注,那自己将来想不发达都难。这可是观世音菩萨降临,这大神自己得供着点。

让颜春同志蛋痛的是前面那谭丽丽同志,也就那么慢慢的走,看样子还真想要等着一起去上班才是。他心里这么一想,脚步也就自然而然的放慢了下来,做为一个有分寸的男人,无论如何是不能当着自己在意的女孩子的面跟别的女孩子聊天当成是一种正常行为。如果是,那就相当于自杀式的正常行为,面临着将来有可能跪搓衣板的危险。

颜春同志理解谭丽丽同志那矛盾的心情有,但自己蛋痛的心情还得要对方多多体谅才是。脚步放缓一点,自己不会有迟倒的情况,可谭丽丽却不能不顾忌迟到的现象。

“那就继续睡觉,也就睡到自然醒吧。”颜春说这话时,声音倒是不小,他也认为君子坦荡荡。自已没有做啥亏心事,也就觉得领导是发现了自己长得帅一点,对整个市容市貌做出了贡献,这样才得到领导的看重,而且还是位美女领导,现在可是领导有工作要指导,并不是自己上赶着要领导指导工作。

可爱俏皮系小美女春日甜美照

碍于先人的教训,没有不吃醋的女人,只有不爱的女人这一定律,颜春同志还是想早早的结束谈话。要说自己不掂记谭丽丽那是假的,要刘全村的男牲口都惦记着谭丽丽那一点也不为过。碍于自己家庭跟谭丽丽庭那严重的不对配,他才没有多想,跟大多数人一样,把对谭丽丽那种不见光的心思放在心里。

通过几天的接触,自己人品帅的可以,最少谭丽花还知道用自己来做一回挡箭牌了。挡箭牌这东西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而是要符合某些条件,那依此种情况,想必自己遇得符合她们心中的条件。她们能这样说,想必在宿舍里也没有少说出自己的好话吧。

他心里倒是清楚,谭丽花真还没有说过自己什么不好的话,倒是朱凝那破孩子时不时给自己添堵。朱凝那破孩子除了俩大之外,简直差劲的一无是处。

“会不会聊天喽。”刘丽在那边也就差点把这话给说出来了:“我真还对们做的事有一些个人的看法。”

“那不足之处请提出宝贵意见,我们方便改进。”颜春心知对方并不想结束谈话。看了看在前面踩蚂蚁的谭丽丽。

“那个丽丽她妹叫姐夫,就不怕那位不高兴?”刘丽选择的是曲线救国的政策。

“那不就是为了让刘会计死心,这不老是看着人家,人家那一个女孩子多不好意思。再说了,刘会计什么人我都也清楚—–”颜春同志说这话时想起来刘丽在吃饭时说的一句话,说那是她叔。自己这么一说那不等于就把谭丽丽俩姐妹给卖了。不行,就是卖自己也不能卖她们姐妹。

“别吱吱唔唔的了。我也听说都还是单身一人呢?”这已经发展到快要探讨个人问题了。

“这不,还是家里面说好的。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的。”颜春倒是没有想过刘丽会对他动心思。自己跟人家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也就省了那心。

“哟—-,真还看不出来,还是行销的呢?”刘丽那吹气如兰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娇滴滴地说。

——–

(未完)

心情爱到影响,近期写的比较懒散。想起邱艳华的种种,我真还是整夜难眠。她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我爱她,也爱我的妻子贺香华。谁让她们长得像是双胞胎。

(